<bdo id="3hrs6"></bdo>

<bdo id="3hrs6"></bdo>

    1. <track id="3hrs6"><span id="3hrs6"></span></track>

      您当前的位置 : 浙江在线 > 安吉新闻网 > 全媒体新闻 > 安吉人文

      城南古道的记忆

        民国时期的干人俊先生在他的《民国安吉新志稿》中,把安吉的“陆路古道”记说,是以安吉县城的四门为起点,分别向东南西北?#21335;?#36752;射的。其中的南门石道是尤为重要的一条古道,这是因为这条古道在历史上的地位决定的。

        《越绝书》中有载,始皇于三十七年(前210年)东?#20301;?#31293;,途经故鄣县境。据民间的有关说法,秦始皇当年就是走这条古道去余杭、绍兴的。有关资料显示,独松关始建于晋代,城南古道就属于这条宣杭古道的一部分,那时的城南古道应该是一条便民驿道。路在哪里,城建在哪里,这就是唐代建安吉县城时选址的依据。那时的城南古道?#32479;?#20102;一条邮递驿道。到了宋室南迁后,安吉成了保护临安的前哨,这条古道也就当然地成了军用的驿道。

        笔者曾在《安吉古道知多少》中提到过这条古道:从南门,南行过旱桥,走双井?#37073;?#21040;德新渡北岸,就是现在俗称的南门渡。摆渡过河,走二十里,直达驿站递铺。

        我是在安城这个安吉的老县城里出生的,上世纪五十年代县城迁址递铺,要办点什么事情,总得往递铺跑,再说到递铺逛逛新县城,看看新县城的建设,那也是一件乐事。

        那时安城没有通车,去递铺只能步行走上二十里。记得过了墅河、河坝头,就到了七里凉亭,这是为过往行人遮风避雨、驻足歇息而专门建造的建筑,骑跨大道。凉亭的两头是敞开的,牵马、抬轿、挑担或拉车都可以直接通过。亭内的两侧安放着?#23616;?#30340;条凳,有时还有好心人会在里面放上一些凉水,用现在的话说,那是志愿者免费提供的爱心水。

        出凉亭,再走徐家上,过蛮石桥。说起这座蛮石桥,印象中跨度在五米左右,水面高度也有四五米的样?#21360;?#37027;是一座“高龄”的石拱桥,横跨在低吟浅唱的小溪上,蛮桥饮涧,疏狂有味,水美,桥也美。夹道修篁接古驿,流水小桥走平田。人在桥上走,水在桥下流。桥上的人把桥当作了路,踩着蹈着,桥上那石板已被行人的足?#21738;?#24471;珠圆玉润了,在时间的长河中闪耀。

        过了桥就是铺前了,据老人们说,那时的铺,往往是一个小小的集镇,有店铺、有客栈,当然有时也会安排官方的检查之类的。我记得那时候村庄东南面被水塘包围着,人从塘上面的石板桥上通过,水塘里铺满了莲叶和菱网,还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不爱寂寞的青蛙,?#22659;?#27700;面,匍匐在叶面上。

        再往前,就到了长滩,这里是西苕溪东港的西岸河滩,因?#35828;?#21517;。河中有个渡口,叫?#39551;?#28330;渡,渡口很是简陋。?#21512;?#26102;节,水满河道,老船工总是身披蓑衣头戴笠,手持船篙,坚守船头,无客等客,有客摆渡。秋冬水枯,行人要从岸上顺着一条铺着砂子的斜坡慢慢下去,狭窄的流水上用毛竹平铺着一条便桥,毋需摆渡,便可直接过河。再往前就是马岭,这里有成片的桑?#37073;?#20013;间夹着点点茅舍。过了河,就是巡检司边,据老人说,以前这里有个巡检司,是明代时期的安吉州府设立的,根据《大明会典》记载,明代巡检司一般设于关津要道要地,归当地州县管辖,巡检统领相应数量的弓兵,负责稽查往来行人,打击走私,缉捕盗贼。这就说明这里自古就是“关津要道要地?#20445;?#20063;足见这一条古道的重要地位。

        前面就是注入苕溪东港的浒溪,那时这里有座桥就叫后溪桥,因为桥比较高,所以又俗名高桥。老人们说,这里原来是平板石桥,站在桥上能远远地看到递铺,所以大家都?#20852;?#39640;桥。上世纪中期因为洪水冲毁了古石桥,八十年代初重建了?#32440;?#27700;泥桥。到了这里,索性脱下鞋袜,赤脚轻踏在被无数双脚踩磨的发亮的石板上,一股股清凉透过脚底,?#21271;?#21608;身。有微风拂过,碧绿的竹叶发出轻巧的?#25104;成?#32622;身在这童话般的天籁之中,还有什么人间烦杂不可以销声匿迹呢。古道是无声的,但历史不会无言。林中的鸟鸣,丛中的花香在清凉的山风中纷扬。坐在桥头的石?#24178;?#23567;憩一会,远望绿竹?#37073;?#37057;郁?#22278;裕?#37325;重叠叠;近看呢,有的修直挺拔,直冲云霄;有的看来刚出世不久,却也亭亭玉立,别有一番神采。那绿竹林的枝叶犹如一顶碧绿色的华?#29301;?#36974;住了太阳、?#33258;啤?#34013;天,给大地投下了一片阴凉。绿竹林是顽强的,暴雨冲不垮,狂风刮不倒,它的根基牢牢地连在一起,只有这一望无垠的小竹?#37073;?#22312;大地?#30422;?#30340;怀抱中,它得到无穷无尽的力量和勇气。想象一下即将看到的递铺新城新面貌,虽然已经有点累,但还是免不了有些兴奋。只道此处隔?#25226;蹋?#23454;在使人留连忘返。

        再前行,就是牌坊,这座牌坊很高很大,据说是旌表明代的一位进?#20426;?#20877;过杨?#19968;?#21381;,就到?#35828;?#38138;。

        这二十里路全部处于西苕溪的东西两港包围的河谷平原上,水网交错。路面用?#36824;?#21017;的块石?#21776;?#32780;成,宽约0.8–1.2米,那时?#19968;?#24180;轻,?#20004;?#20173;清晰记得要走过大大小小?#21335;?#27969;河?#30423;?#26465;,所以要摆两次渡,过四次桥。由于经常遭遇洪涝水害的冲刷,道路损毁严重。鹅卵石铺就的石道断断续续,间夹着长方形的块石,已经是斑驳不齐。二十里的路,绝大部分路?#20301;?#22522;本保存着旧时风貌,修篁夹道。如果是阴雨的季节,那是一路烂泥和水?#21360;?#26228;好的日子,满眼的翠竹遮天蔽日,徜徉在这样的林间古道,的确是一件惬意的事,和古人为生计而匆忙的脚步相比,我们简直就是在享受古人的恩赐。一路上,走走,跑跑,停停,看看,说说,笑笑,大概要用个把时辰?#26705;?#25361;兮达兮,在美?#30334;狻?/p>

        这一条陆路当年经过安吉县城这个枢纽,是北连南京,南通临安的宣杭古道上的最为重要的一部分,按照现在的说法,这应该就是当年的国道。特别是安吉县城到递铺,用的全是鹅卵石,当时修桥铺路的工?#22616;?#26159;很大的。

        前些日子,在查阅同治《安吉县志》时,在十五卷中看到了郎葆辰的《重修城南石道碑记》和许丽京《重修城南石道记》,这两篇出自清代的艺文,记载了这条古道的修筑过程。

        郎葆辰,号苏门,晚号?#19968;?#23665;人。1763年出生在安吉,清朝嘉庆进士,曾疏请开浚太湖七十二溇,当地百姓深受其利。1817年(嘉庆二十二年),?#30343;?#32752;林院编修,掌印给事中,升贵州粮储道。在贵州,郎葆辰还为当地人民带去了江南安吉的农耕技术,教他们种桑织?#36857;?#23448;职一直升到御史。后来辞官回归安吉,与家乡的山人墨客为?#36873;?#36229;纵生疎,别具旨趣。著有《?#19968;?#23665;馆诗稿》等。1839年病卒于安吉家中。

        郎葆辰在他的《重修城南石道碑记》中说:当时,城南渡口到递铺镇二十里,每当山水来时,冲破决口,大雨滂沱,风雪弥漫,来来往往行人?#22270;?#25361;背负者停步不敢前行,都把这条石道视做为艰?#20005;?#36884;已经旷日已久。各乡人民很早就有捐修石道的愿望。乾隆七年(1742年)六月,这个盛夏的季节,时任安吉知州的刘念劬(注:qú)先生书写官吏文书,反复告诫、再三强调要把修理城南道路作为谕示,这有点像是现在所说的民生实事。并且确定郎葆辰的祖父桂园先生具体负责这条石道的修复工程。他施工管理公正?#37038;担?#21152;之州主刘念劬也督导劝勉,亲力亲为,百姓越发积极踊跃了。凡是凑集钱财的、准备材料的、聚集工匠的人,没有不真心实意的,没过几个月就圆满完成了全部的重修工程。整个过程都详细记录在有关经手公益款项收支情况的报告书《征信录》里面。

        从那以后,历经岁月,石头被水长年累月地冲击,渐渐形成纹理,飞沙走石,石块慢慢开裂,往往残缺不全,再也不是以前的坦途。

        这一时期有个安徽桐城人,?#34892;?#20029;京,到安吉任知县。在安吉期间,他为安吉的风物人情所感动,特别是这次重修石道的事,他写下了《重修城南石道记》,文中说,“安吉为湖州中县,其俗贵厚而黜薄,”初来这里?#20808;?#26102;,因为公务而亲涉四境,只见这里山环水抱,处处明秀?#19978;病?#32780;且江南水乡的气候景观尤为奇特:天目?#36735;?#23784;,苕溪汤汤,竹木荠列,田?#25670;?#38476;鳞次栉比,盎然丰富的气象风景恰如展画。足以观看、?#23454;?#28216;啊。”

        1769年,时值乾隆盛世,《重修城南石道记》中说,“因城南渡口至递铺之二十里向有石道,大半残缺倾圮,不利于行,慨?#26705;?#35758;修三千余?#26705;?#24179;坦如故。”郎葆辰的弟弟“文生、金昆同南乡诸君子,旋转阀门井,克绍家世,仁慈宽厚的风度,当时因为排忧解?#36873;?#25206;危济困为己任。”那一年的秋季,郎葆辰收到了他弟弟金昆从安吉寄往贵州的信,知道?#25300;?#20065;又?#21254;?#20462;城南石道三千余?#26705;?#20478;平坦如故道。许邑侯又优加奖励,同入更好善乐输,今冬可告竣。”郎葆辰见信后很是高兴。感叹家乡风俗淳朴人心敦厚,以成就此盛大举动。

        《重修城南石道记》中还说,当年正逢雨期推迟,收歉收薄,更不敢用人力又麻烦我的人民。“故于农田、水道有关于工程派捐者,皆有志而未逮也。今诸君子同心协力,?#34903;?#36947;路,乃以其事归美于予,予何力之有而能无愧欤?#20426;?/p>

        《重修城南石道碑记》中又说:?#19978;?#25105;在七千里外为职守?#27994;?#19981;能够随诸君子后脱下鞋袜、荷?#20301;?#38081;锹,“汲没?#37038;?#20110;水田沙岸间,?#34180;?#24515;里更?#26377;?#24871;。”然而,为家乡做益事,并把它当成一件快乐的事来做,“以成此盛举。”值得夸耀!按照《重修城南石道记》中的说法,?#24517;使?#21363;有合乎民心之所乐为,即有合乎予心之所欲为。”还说“记成,寄?#23616;?#21531;。”于是,郎公苏门先生欣然提笔而记载这件事。

        文中可见,前一次修路是在乾隆七年(1742年)的六月,那一次主要负责组织施工的是郎葆辰的祖父桂园先生,而后次的重修是在之后的1769年,这一次郎葆辰的弟弟文生等人成了主要牵头负责人,郎门祖孙,传承善举,按照知县许丽京说的:“此固乡邻风?#23383;?#21402;、乐善好施之诚。?#31508;?#22312;是应该入志史册。后人把这篇文章刻石立碑在南门渡口,以铭善举,?#26469;?#20256;?#23567;?#29616;如今碑文尚在,只?#19978;?#30865;石已佚。

        前几日,我邀了一位原来居住在当地的朋友一起去再走城南老石道。“哪里还有这条老路啊?#20426;?#20182;思索了一会,说:“只有那座蛮石桥可能还在。?#34180;?#21435;,看看去。”

        果然如朋友所说,当年的墅河,已经是一片汪洋,原来的老石道没有了,就连原来的村庄也已经是一片汪洋都不见了。从河坝头到长滩,穿行在茫茫竹林中的古道?#27982;?#20102;!当年,放眼望去全是密密?#28304;?#30340;翠竹。竹林深处隐藏着星星点点的桑?#32622;?#33293;,现在,这一切都已经荡然无存了。

        放眼望去,只见一块块?#35805;?#27833;大道隔离分开,等待着开发的荒野地。在一块被隔离?#36735;?#30528;的荒地中,我们找到?#22235;?#24231;蛮石桥。

        在这里还仅剩一小段古道,大概有近十米,因为?#26032;?#30707;桥,才能够让人想起连接在两端的是老路。路面上长满草芥,已经?#20063;?#21040;原来铺设在路面的石块,一片荒芜。

        蛮石桥深藏在?#20478;?#26434;竹中,因为这里多有荆棘,我真是做了很大的努力,才靠近了桥边。只见桥下还有一潭,其中的水倒还是比较清沥,只是不再流动。桥上的石板还略显湿润,上面结着墨绿的青苔。桥身大部分已被掩埋,只能看到桥沿的侧面,大概还有一米多。

        在交通不发达的古代,特别是在南宋之后,城南石道是安吉与临安经济、文化交流、人员往来的必经之地,在历史的长河中曾经兴盛、?#27604;?#36807;千年。?#20004;?#22312;古道上遗留下来的蛮石桥见证着那段远古的岁月辉煌。我们似乎还能看到,一批批乡民肩扛?#30452;В?#25196;锤插钎,挥汗如雨,铺就眼前古道;我们似乎还能听到一代代安吉人轻松行走在古道上的?#28193;?#31505;语,?#24515;?#20808;贤。

     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

     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,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| 浙新办[2004]28号 | 浙ICP备05010853号 |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| 举报电话/0572-5600257 | 举报邮箱/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制作维护/安吉新闻集团融媒体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| 新闻热线/0572-5223000 | 地址/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

    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|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| 扫黑除恶举报中心

      安吉新闻集团
      新疆风彩25选7开奖规则

      <bdo id="3hrs6"></bdo>

      <bdo id="3hrs6"></bdo>

      1. <track id="3hrs6"><span id="3hrs6"></span></track>

        <bdo id="3hrs6"></bdo>

        <bdo id="3hrs6"></bdo>

        1. <track id="3hrs6"><span id="3hrs6"></span></track>